又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:炒币不如炒鞋

由:iliadie 发布于:2019-09-09 分类:普洱茶 阅读:16 评论:0

  有人计算,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仅选取了26个热门款,成交金额就已经达到45425万元,而当天新三板的成交量仅有38994万元,

  “老年人炒股,中年人炒币,年轻人炒鞋”成为新一代共识。如今在各大社群里,连币圈玩家都开起了玩笑:“别炒币了,我们去炒鞋吧。”

  如果你要问鞋子有啥好炒的,他们会回答你:“不要问,问就是热爱,问就是冲。”

  这种狂热跟2017年币圈IC0那会儿如出一辙,“可能要涨”是每一位进场玩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儿。

  球鞋文化是上世纪20年代的产物,上百年来一直属于小众文化。以前也存在炒鞋的现象,但只在圈内炒,并且大多数加入这一行都是为了以贩养穿,图个乐趣。

  近两年,随着《中国有嘻哈》、《这就是街舞》等节目的热播,给了潮流文化出圈的机遇,普通的球鞋里面融入了大量时尚、独立、个性等元素,同样追求个性的年轻人很吃这一套,鞋贩子们也因此迎来春天。

  2019年,炒鞋已经成为资本的游戏,现在炒鞋的方式、规模跟以前大不相同,很多玩法在币圈人看来是再熟悉不过的。

  那么在当下风靡的炒鞋游戏中,各方参与者扮演着什么角色,投资者又如何参与其中呢?

  为了让鞋子显得足够特别,生产商们会绞尽脑汁为鞋子添加各种含义,比如说与别的国际潮牌合作、找明星代言等等,当然,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量要少。

  此时,抽签、摇号已经不是买房、买车牌的专利,它成为各大球鞋生产商饥饿营销的利器,这里没有后门,大家只能共同期待幸运女神的眷顾,这跟今年币圈的IEO市场一样,“抢到就是赚到”。

  原先的炒鞋更多的是鞋贩子和球鞋爱好者之间的交易,现在随着毒、Nice各大APP兴起,为炒鞋直接提供了温床。

  平台为了让鞋子更快地流转,还支持“寄存”——把鞋子直接寄给平台保管,以免寄来寄去耽搁炒鞋的时间,这个道理就跟你直接把币存在交易所而不是自己的钱包一样。

  有些APP甚至开启“炒鞋交易所”,价格走势、盘口、成交量等一目了然,像是在告诉大家“炒鞋,我们是认真的”。

  当然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想要在炒鞋中捞到钱,你至少得让自己成为半个球鞋专家,弄清什么鞋是缺货的、什么是热捧的,否则,有些球鞋再稀罕如果没有话题,连原价都可能卖不出去。

  除此之外,你还要防着“庄家做局”,这些人手握大量资金,一边到处扫货,一边在卖鞋平台、社群、INS里散播“求鞋”的信息,制造市场紧张,直接坐地起价,涨个5倍、10倍都有人来接盘。

  如今拒绝加入炒鞋大军的人坚信“鞋子是用来穿的,不是用来炒的”,但过去的各类炒作风波告诉大家,万物皆可炒,只不过这次轮到了鞋子。

  农民、教师、企业老板、政府官员统统都加入了上山挖兰花、入市炒兰花的队伍,有的罪犯为了偷兰花甚至将兰商一家三口全部杀害。

  带血腥味的兰花热潮最终被国家制止,泡沫破碎后,原本用别墅换来的兰花最终连一双鞋子都换不来。

  2005年,国内又吹起了一波炒藏獒风,此类型的犬种脾气大、食量大,发疯起来连主人都照咬,但照样抵挡不住炒作热潮,一只品种优良的藏獒被炒到上千万,这种“活的奢侈品”常常被用作送礼、受贿。

  但随着反腐政策的出台,炒藏獒的潮水褪去,由于难养和危险的特性,如今不少藏獒被直接丢弃,有的则以10块钱一斤的价格卖给狗肉店了。

  此后,国内还掀起过各种操作热潮,普洱茶、玉石、虫草......无论是吃的、喝的,还是穿的、用的,万物皆可成为资本炒作的标的。

  而这种稀缺都是人为制造的,要打破不算太难。就算耐克、阿迪不偷偷增产,莆田系的老板们也不会坐以待毙,就冲着这上涨的幅度,仿造什么样的鞋子都不在话下。

  一些平台为了证明流通的都是真货,甚至开启了“鉴鞋服务”。但我们仔细想想,平台一边卖鞋,一遍鉴鞋,这种机制的漏洞不要太明显。而市场容量小、产品更新快、资金回笼慢等特点也都在钳制着炒鞋热。

  炒鞋的兴起也印证了马克吐温的那句话:“历史不会重复自己,但会押着同样的韵脚。”

  在经历过ICO、IEO、模式币等热潮的币圈人看来,如今炒鞋的方式与炒币有太多相似的地方,很多玩法都是在火中取栗,如今两者相互破圈就差发个“鞋币”,slogan我都想好了:“球鞋上链溯源防伪,自由便捷还可分割。”

  有人说,炒币还不如炒鞋,至少炒鞋不会归零,只会“跌穿”——跌到底了就自己穿。但实际上,对于热爱投机的人来说,无论是鞋还是币,标的根本就不重要,只要有利可图,就算是空气也都要去炒。

  “要获得财富,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,投入其中,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。”

标签: 普洱茶美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