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茶友们多偏爱生普甚于熟普?

由:iliadie 发布于:2019-10-07 分类:陈年普洱 阅读:9 评论:0

  我第一次喝到散装的云南晒青茶(生茶),居然十分喜欢,以为刚强浓郁,本色纯粹,入口就喝得透茶树的高度与土地的热烈似的。

  晒青生茶,虽经历自然摊放、杀青、日晒而干。茶叶的呼吸还在,酶的活性也在,茶多酚之类还在继续氧化,那茶还在生长啊。

  我尝谓自己一度偏嗜绿茶的原因,是“未经发酵的绿茶香味清淡天然,使得各自茶性的保持特别完整与分明”,又尝说鉴定乌龙系列茶的时候,“一定要在三道五道所谓‘精华’过后,才觉得其茶性方出”,要散尽了半发酵茶那点掩抑天性的“人力”的香之后,才进得去。

  我之偏爱生普甚于熟普,也便在那份“茶性”的完整,于生普之中保存得更为奔放,从而容易感察到天地自然的律动呼吸在茶里如何还在游走。

  普洱茶这种后发酵茶,人工渥堆的熟普自然更全面较好的消解了那份天然“茶性”。因此,若熟普果然做得好,虽则消些自家天性,但提前拥有了陈年生普的陈香陈韵,而浑然融进人间烟火。

  生普大略似山寺武僧,出手刚猛了些,有粗糙味和日晒气,好在路数清晰,清冽未减,冽而酽。

  好熟普则如老农自发太极,没头没脑、无影无形,有些人为的刻意却依然雍容大雅:“循思想自由原则,兼容并包精神”----尤其是五泡之后,再用粗陶提梁大壶煮上一泡,枣香馥郁,绝非生普能有之境界。

  无论如何,“自然老去”的生普----老茶,未经人工改变,一切得自天机,有岁月的无常和它无欲的沉睡的双重合力,那里的生命一旦复苏,绝有熟普所未知难明者,人道到底难尽天道。

  普洱茶是种老爷爷吧。但一定要是个好的老爷爷,“随心所欲”的慈和睿智,要从修炼里来,节制里来,工工整整的岁月熬煎中来,这份生命的慧性与爱的能力,非一日之功,非一时之力。

  “甘”之为感觉,甜在口吻,口味比较含蓄、深入,可以把握、可以逗留、可以回顾;不像表现为气味的香,那么飘逸、多变、稍纵即逝,让人紧张中还要怅惘着。

  喝普洱因此就带上了若干口人生的遐想绮思,那种回眸时候的淡定从容,恰恰需要你曾经绚烂过,繁华过,却不留恋,不执著。

相关阅读